马斯克直播遭怼:Model 3尾部看起来就像一床拼布床单

特斯拉,特斯拉,马斯克

据外媒4月14日报道,在《Third Row Tesla》播客的最近一集中,马斯克和门罗在直播中谈论了特斯拉在优化Model 3的设计时带来的一些创新。

但在直播过程中,火药味十足,猛料不断。

直播中,对之前的产品拆解,特斯拉Model 3的车身被门罗猛烈批评,认为该设计太繁琐,贴合的部件太多,过于复杂,而且有潜在的故障点。

马斯克回应称:“正如门罗准确指出的那样,Model 3的尾部看起来就像一床拼布床单。这点不是很满意。”特斯拉在改进版的Model Y中作出了调整,并远远超过它已经实现的一体式铸造,之前一体式铸造出现的结果类似于风火轮版本的Model S,看着像小玩具汽车,马斯克怀疑同样的铸造概念是否可以应用到全尺寸的车辆。

特斯拉,特斯拉,马斯克

马斯克透露,Model Y利用铸件将许多小冲压件、挤压件和诸如此类的部件整合到一起,这些部件构成了汽车的尾部,形成了几个较大的铸件。马斯克指出:“目前版本的Model Y基本上是由两个大型高压压铸铝铸件连接在一起。”与Model 3相比,这是一个显著的改进,但特斯拉想要做更多的提升。

他补充称:“今年晚些时候,我们将过渡到一个单一件铸造,也集成了两个尾部防撞支架。”不过门罗听到这些话后,只是简单地“哇”了一声。

通过几十种不同的工艺,将一吨重的零部件组装在一起,从而降低了库存、零部件、原材料、装配工艺、潜在故障点等的数量。换句话说,汽车能够变得更廉价、更快和更高效。马斯克认为:“目前的铸件,因为你要与很多东西连接,你必须用数控机床来连接这些东西。这是很困难的。”

将所有Model 3车身车间的各种焊接、粘合、螺栓和铆接任务合并到一个单一的铸件过程中,也意味着更小的生产规模。

马斯克表示:“这样制造成本要低得多,我们看到车身车间的规模减少了30%,这是巨大的改进。”这的确是很大的变化。在笔者于去年参观了Model 3的车身工厂后,虽然看到这么多自动化技术被应用到生产非常令人印象深刻,但要将所有这些零散的过程合并为一次铸造需要最精细的计算。

Model Y全新的后置总成比Model 3有了巨大的改进,并且特斯拉已经在努力研发下一代。马斯克在节目上指出:“单件铸件没有采用数控加工,它甚至没有用到基准。这是非常有意义的,真的。这件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事情却让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实现它。”

为了实现大规模铸造车身部件的设想,特斯拉购买了两台世界上最大的铸造机。马斯克称:“它的大小类似于一间小房子。其中一台应该下个月会从意大利运过来。”

马斯克表示,这项技术很可能也会应用到Model 3上。他认为:“这是我们可能会做的事情,但或许要在两年后。Model 3的车身设计是件麻烦事,但它成功了。我们必须处理那些没用的汽车尾部工艺。这些是更重要的优先事项。”

特斯拉继续雇佣和激励着当今一些最优秀的工程师,但能力仍然构成限制他们的因素。马斯克直言:“这个方向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从外部看,不断创新和改进的文化令人鼓舞,但一些边边角角的问题仍然令人恼火。这是一场微妙的“舞蹈”,在软件、硬件、电子、计算、化学和机械工程等领域,孕育出世界上最令人兴奋的创新。我们活在当下是多么令人兴奋啊!未来就是现在,各位。

特斯拉,特斯拉,马斯克

正在德国柏林新工厂里建造下一代油漆车间

马斯克在直播中,还透露了特斯拉正在德国柏林的最新工厂里建造新一代油漆车间。

以工程为动力的创新是特斯拉的血脉,它催生出的产品改进速度不是以“年”为单位,而是以“周”,数十项新的改进以敏捷软件开发风格融入产品之中,这意味着系统的持续改进。既然特斯拉已经接受了生产更好的汽车的挑战,它的工厂也面临着同样的挑战。马斯克表示:“对于我们正在建设的每一个工厂,我们想要做的事是对它进行重新设计,这样它就不是一个复制品,而是一次重大的改进。举例而言,上海工厂就比弗里蒙特工厂有了很大的进步。”

在柏林的新油漆工厂将使特斯拉能够对车身添加多层油漆,这种随之带来的独特外观几乎是传统的喷漆工艺无法实现的。马斯克认为:“柏林的油漆工厂将能够实现增加另外三层油漆。为了在喷漆中获得更广的色域,多层喷漆是真的需要。”

多层的喷漆工艺非常有意义,相较于传统工艺它能使颜料的颜色更具活力。马斯克认为:“如果你有这种工艺技术,就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你会看到颜色随曲率的变化。比如说,铺上一层光泽,然后铺上一层有颜色的浅色,然后再铺上另一层光泽,你就可以得到一种3D的感觉。效果非常震撼。别的东西都比不了。我们将在柏林工厂首次尝试这样做。”

马斯克表示,添加这些额外的油漆层显然会比传统工艺成本更高,但会给客户带来不成比例的价值。提前在工厂中建造这些下一代系统更有成本效益,并让特斯拉带来一个新的竞争优势。他指出:“最初,柏林的油漆工程会率先实现多层油漆的工艺。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将对弗里蒙特和上海的工厂进行升级,但要改变设计好的油漆车间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