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汽告别徐和谊时代 非“科班”的接棒者如何继往开来?

本报记者 郭少丹 北京报道

带领北汽集团“乘风破浪”14载的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近日正式宣布退休。此消息来得突然,又在意料之中。但“空降”的接棒者,着实让业内意外。

8月4日,金隅集团(601992,股吧)官方发布消息称,姜德义因调北汽集团工作不再担任金隅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与此同时,在7月31日,北汽集团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宣布,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徐和谊正式卸任,由金隅集团董事长姜德义接任。

8月5日,北汽集团内部人士向《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透露,北汽集团各部门正在向新任董事长姜德义汇报工作情况。

掌舵北汽集团14年的徐和谊离开后留下了什么?接任者姜德义正在面对哪些挑战?非“科班”出身的姜德义又如何主持好一家大型车企集团的大局?

徐和谊留下了什么?

63岁的徐和谊3年前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留任这几年其退休一事备受业内关注。

几年前,徐和谊开始陆续卸任子公司的相关职位,这被外界视为退休的前奏。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10月,徐和谊卸任北京泛太平洋(601099,股吧)航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2018年10月,北京汽车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从徐和谊变更为陈宏良;2018年6月7日,北京汽车研究总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由徐和谊变更为谢伟;2018年9月5日,徐和谊卸任北京现代董事长;2020年5月,徐和谊卸任福建奔驰董事长。

2018年,徐和谊曾直言:“现在考虑最多的是,退休后能给北汽留下什么?”

在多位受访人士看来,掌舵北汽14年的徐和谊在北汽走上集团化,完与成现代、奔驰合资,助推子公司迈进资本市场上功不可没。

“做事比较强硬。”汽车界一位资深人士这样评价徐和谊,但不强硬不行,集团下面这么庞大的组织架构,子公司、参股公司等十几万人,不强势北汽做不成现在的样子。

从履历看,徐和谊是一位不折不扣的“理工男”。徐和谊1957年生人,北京科技大学毕业后进入首钢工作,后商转政进入原北京市经信委,几年后再由政转商调入北汽集团,并于2006年起担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直至2020年7月31日卸任,徐和谊在北汽集团任职18年,做掌舵人14年。

成立北京现代是中国入世后被批准的第一个汽车生产领域的中外合资项目,也是徐和谊2002年进入北汽后牵头负责的第一个重大项目,在其积极推进下,北京现代项目创造了3项中国汽车工业合资合作新纪录:从双方正式接触到正式签约仅用时224天、公司正式揭牌仅用371天、第一辆轿车下线仅用436天,并用业内少见的速度在63个月内实现了累计产销汽车100万辆的成绩。这为徐和谊全面掌管北汽大局打下了硬核基础。

随后又快马加鞭引进奔驰。2005年北京奔驰的成立,让德系BBA(宝马、奔驰、奥迪)三大豪华车全部实现国产,也让北汽集团拥有了一只“利润奶牛”。2019年北京奔驰累计销量为56.7万辆,毛利达422亿元。

2006年,徐和谊担任北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开始全方位统帅北汽的业务版图。其间,徐和谊提出了“走集团化道路,实现跨越式发展”的发展战略,将旗下众多品牌、公司重新整合,从根本上解决北汽长期 “散、小、乱”的状态,强化了北汽集团对旗下各公司的协同发展。

2019年,北汽集团整车产销达到226万辆,位居行业第四位,营业收入达到5012.3亿元,成为北京市首家年营收突破5000亿元的国有企业。从2006年到2019年,北汽集团营收由587亿元增长到5012.3亿元,增幅近8倍。

“从一个‘小作坊’到一家旗下拥有多家上市公司的国有大型汽车企业集团,而且连续七年入榜世界500强企业,集团化思路为北汽当前的发展奠定了重要基础。”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有形市场分会常务副理事长苏晖表示。

让业界津津乐道的是,徐和谊主导下进行的“北戴合”一战,也算是其在退休之前画上了“漂亮”的一笔。

徐和谊从2013年开始谋划 “北戴合”项目,即北汽与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通过交叉持股增强合作关系,为之努力了6年,几度博弈后于2019年7月终于以收购戴姆勒5%的股份收官。“在中外合资汽车企业的股比逐渐开放的趋势下,北汽入股戴姆勒一举至少为北汽今后在北京奔驰中的持股比例赢得些许筹码。”上述汽车分析人士表示。

在北汽集团内部人看来,徐和谊的业绩中,发展新能源车是不可不提的一件事。“十几年前,北汽就开始布局新能源车,这也体现了徐总(徐和谊)的战略高度。”北汽集团内部一位负责人表示。

新能源汽车较早于2014年在国内掀起制造浪潮,但北汽集团于2007年便开始试水新能源汽车研发,2009年成立北汽新能源, 2018年北汽新能源作为 “新能源汽车第一股”在A股上市。2019年北汽新能源全年累计销售纯电动乘用车超过15万辆,连续七年拿下中国纯电动汽车销量冠军。

2020年初,北汽集团发布“大北京”品牌战略,以其作为北汽自主乘用车未来发展的核心主线。依托“北京”和“BEIJING”双子星品牌,“大北京”品牌将作为北汽集团走向世界的统一新名片,力争在2025年实现50万辆销量规模,2030年销量达到100万辆。

前不久北汽集团以“大北京”品牌高调亮相成都国际车展,同时重磅出击环青海湖国际电动车挑战赛,“两线作战”让“大北京”品牌密集发声动作频频。即使在受到疫情影响的车市逆境之中,北汽集团的发展节奏依然有条不紊。这背后主要得益于“大北京”战略的指引,和对坚持高质量发展目标的一贯坚守。

同时,作为“高、新、特”战略的关键载体,“大北京”品牌也将成为擦亮“百年北汽”金字招牌的核心力量。为了实现“大北京”的战略目标,北汽集团以新能源化和智能网联化“双轮驱动”为引领,一直在持续强化技术突破、产品完善升级并加快模式创新推广。

后来者是守业,还是创业?

徐和谊“功成身退”,但也有未竞的事,就是北汽集团自主品牌的振兴。在外界看来,这也是姜德义的重担所在。

发展自主品牌一直是徐和谊以及北汽集团的“心病”。徐和谊在很多场合为自主品牌发声,“发展自主品牌需苦练内功,不能急”,“自主品牌也需‘重走长征路’”,“耐得住寂寞20年,一代人不行两代人,最后一定成功”,“自主品牌走好下一步要眼疾手快心专”……但直到其退休,北汽都处在“合资强自主弱”的困境中。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上半年,北汽集团整体销量为89.6万辆,其中自主乘用车品牌销量为7.3万台,同比跌幅达67.1%。 从整个自主市场来看,如何涅槃重生是中国车企头上共同的紧箍咒。乘联会数据显示,2017~2019年自主品牌的市占率分别是42.7%、40.1%、37.9%,连续下滑两年,2020年6月自主品牌销量同比下降16%,市场份额跌至32%。而仅就北汽而言,其在上汽、一汽、东风、长安等几大汽车集团里,自主品牌的发展情况较为一般。

徐和谊曾经感慨:“对于北汽,甚至所有自主品牌来说,留给我们的时间太紧迫了。”的确,从2020年8月开始,这个重任就落在了接棒者姜德义身上。

“北汽自主品牌这几年的整合某种程度上扫除了部分发展障碍,在产品条线、技术、市场竞争力等方面如何进一步优化,需要后来者有一个更清晰的思路。”资深汽车媒体人说。

据了解,北汽自主品牌提速发展始于2010年9月28日北汽股份的成立,2018年开始将越野车和新能源汽车作为集团自主品牌汽车产品发展的两大战略方向,之后大刀阔斧地进行了一系列资源整合,2019年初剥离北汽越野独立经营,同年10月整合北京新能源和北京汽车推出全新自主品牌BEIJING汽车,也在这一年,北汽发布了旗下高端子品牌ARCFOX,欲向“高新特”战略进阶。

不过,当下姜德义的首要任务在业内看来还不是去“继往开来”,而是“维稳”。“稳内部团队人心,稳业务大盘,稳合资公司股权。”苏晖表示,汽车大环境衰退比较厉害,车企生存问题需要首先考虑,在自身的问题和风险还在持续累积的情况下,北汽新任领导要面对的挑战较大:如何先守业,再创业。

据了解,姜德义在国有独资企业金隅集团任职18年,2015年起担任董事长,企业主营业务主要涉及建筑材料制造、房地产等领域,与汽车行业关联性不大。2016年,姜德义主导了业内熟知的金隅股份和冀东水泥(000401,股吧)重组一事。

与徐和谊刚进入北汽时一样都是非汽车业“科班”出身,不同的是,现已56岁的姜德义,离退休年龄还有4年。“北汽能否在短时间内出现新气象,拭目以待。”资深汽车分析师曹鹤说。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