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拥抱混合动力的高性能汽车了

  [ 新闻] 其实性能车只要能跑得很快,我并不在意它使用的是什么燃料。真的。

  性能车所应当具备的特质应该是一种由内而外的感染力,包括但不限于具有攻击性的空气动力学套件,紧实贴合的运动座椅,握感扎实的挡把,流畅澎湃的动力响应,信心十足的弯中体验和干脆利落的转向反馈,以及一种驾驶时能够让人脸上挂住微笑,下车后恋恋不舍的魔力。这些特质与性能车的动力来源有直接关系吗?我看未必。

  我想说的是,在大环境日益“恶化”的当下,再执着于车辆的能量来源是一件没有意义的事情,除了给自己徒增莫名的烦恼和焦躁之外不会有任何好处。这就像是一碗闻起来香喷喷,入口之后在每一颗味蕾上绽放的大米饭,你会关心它是用电饭锅煮的还是用煤气炉煮的吗?尤其是在本届日内瓦车展上,越来越多的厂商加入了性能车电气化的阵营,是时候敞开胸怀拥抱“电动机能让我们跑得更快”这件事了。

● 回想“昨天”,还记得新世纪超跑三神是什么动力么

  在顶级性能车上出现电动机并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事实上在7年前我们就见证过混合动力超级跑车的华山论剑,也就是混合动力性能车仅有超跑这一种展现形式的昨天。那时候的主角是被全球车迷奉为Holy Trinity(我就暂且翻译成新世纪超跑三神,欢迎拍砖)的保时捷918 Spyder(参数|询价),法拉利LaFerrari和迈凯伦P1。

  有趣的是,三款代表着各自品牌最尖端技术的车型在追逐最巅峰性能的道路上采取了不同的思考方式,而这些思考方式也都反映了各自品牌的发展思路甚至历史底蕴,尤其是LaFerrari。相比于两位对手所采用的插电式混合动力系统,来自马拉内罗的顶级跃马使用了6.3升V12自然吸气发动机与HY-KERS系统搭配的混合动力系统。

  这套系统尽管拥有由120块电池组成的电池组和163马力,但LaFerrari并不能仅依靠电能行走,因为这套灵感源自F1赛车的系统完全是为了提供极致性能而存在,至于日常使用中降低的那点油耗和排放,法拉利根本就没考虑过。意大利人这般颇具浪漫主义情怀的做派放在LaFerrari这样的旗舰车型上自然是恰如其分的——既然是一款专注于展现品牌实力与地位的产品,就不要顾及那么多了。

● “今天”的日内瓦云车展上,我们看到了更多电气化的性能车

  7年之后,如同旧时王谢堂前燕的高性能混合动力系统已经在寻常百姓家中安营扎寨了,普通家用轿车上的混合动力系统不再仅有“吃得少,跑得远”一种功能。所以在日内瓦车展原定开幕的那一天,我们看到了混合动力性能车的今天。

『梅赛德斯-AMG E 53 4MATIC+ Estate』

  比如新款梅赛德斯-AMG E 53系列,依然沿用了现款车型上代号M256的3.0升直列6缸双涡轮增压发动机,并搭配了48伏微混系统,系统综合最大功率为435马力,峰值扭矩520牛·米。比如有三款动力可选,其中有一款是1.4升直列4缸涡轮增压发动机搭配电动机综合最大功率245马力,峰值扭矩420牛·米且纯电动续航里程60公里的Cupra LEON。以及采用同款动力总成但峰值扭矩轻微下调至400牛·米的全新斯柯达明锐RS iV。

『Cupra LEON』

  拥有2.0升直列3缸双涡轮增压发动机和三台电动机最大输出达到1700马力的科尼塞克Gemera在此处有点“超纲”了。“超纲”的地方不仅仅是它仅造300辆的稀有度,也是让普通民众望而却步的高昂价格,更是那采用freevalve技术取消了凸轮轴的2.0升3缸发动机,及其取消了变速箱的独特传动设计。这辆堪称工程艺术品的超跑如果展开讨论绝对值得一篇万字长文,不过在此处出现,看在它有四个座位的份上,那就勉强算它是家用车吧。

『科尼赛克Gemera』

  我不敢说这些产品的出现充当了混动性能车平民化的先锋队、排头兵,但当这些技术出现在距离广大人民日常生活更近的品牌上时,确实让我在看待性能车时多了一个视角。因为家里有一辆动力水平尚可的混合动力汽车,所以在我有限的驾驶机会中我都会用稍微猛烈一些的方式去对待它,而它也用灵敏的动力响应和电动机随叫随到的扭矩回应着我的需求,也许这就是我会毫不迟疑就选择拥抱混动化平民性能车的原因吧。

『全新斯柯达明锐RS iV』

  当然,顾虑也还是有的。例如较小的电池容量会不会在面对长时间的最大功率需求时捉襟见肘?这样的情况很可能在赛道日之类的工况下出现,届时会不会变成一辆搭载小排量涡轮增压内燃机但带着100多公斤电池作为配重的普通家用车?但无论如何,混合动力汽车的优点是无法被忽略的——节油、长续航、在祖国某些城市还赠送牌照,光是这些就足够成为“真香”的理由了。所以例如全新斯柯达明锐RS iV的实际表现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 性能车上的内燃机似乎也面临着能否有“明天”的问题

  至于混合动力化的性能车在未来会如何发展?讲个故事。前段时间我在网上冲浪时看到一个帖子非常令人回味,某位博主po出了一张手机解锁界面的截图,上面有一个挂锁的图标。而面对这个在我们看来极为普通的图标时,博主三岁的孩子却问到:为什么屏幕上有一个包包的图案呀?挂锁,一个原本在我们生活中很常见的东西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科技的进步而逐步退出了我们的视线,这样的现实造成了下一代人与我们认知的不同。有人说这是代沟,我更觉得这是从不停止的时间带来的残酷。

  工程师们对于内燃机潜力的挖掘从未停止,只不过严苛到几乎“变态”的环保法规已经无法让成本有限的内燃机在追求性能的同时再兼顾排放标准,电动机伸出援手是意料之中的事。可以预见的是,环保法规更迭的幅度已经让尽力追赶的内燃机工程师们感到力不从心,往常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一种机械在市场中的占比正在逐年下降,而纯汽油车除了那些出现在赛车和极小众车型上之外,将在普通民用车上消失,就像传统的挂锁在我们生活中消失一样。

  当然,产品线的巨大变化只是严苛法规的呈现方式之一,在大多数人看不到的产业链上游,变革也在悄悄地发生。去年在与一位工程师好友的交谈中得知,如今就读车辆工程的大学生中已经很少有人选择内燃机这个方向了,而那些主攻内燃机方向的应届毕业生甚至会面临找不到工作的尴尬局面。此外,在各大供应商和主机厂研发部门内,有电机电控相关经验的工程师目前是十分吃香的,因为全面的电气化让ADAS(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s 高级驾驶辅助系统)的研发也上升至了一个新台阶。这样全面且深远的影响还将不断扩大,由纯内燃机走向全面电动化的过渡时期中改变无处不在。

  不过我相信混动汽车和电动汽车全面占领市场的那天离我们还有一段时间,毕竟电池储能方式的短板在十年间甚至二十年间都很难有所突破,而内燃机和其相关的石油产业所涉及的错综复杂的利益链条也决定了这个消耗化石燃料的东西暂时还不会淡出我们的视线。从某种层面上讲,我们正在经历的过渡时期是非常有趣的,五花八门的汽车产品层出不穷,但我相信只要清楚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就可以在面对“好与不好”这种主观问题时做到心中有数了。明天,依然会是漫长的过渡期,但这20年会很快过去,为什么?还记得出现在威尔·史密斯主演的《我,机器人》中那辆四轮为球形的奥迪RSQ概念车么?那是20年前的作品。

  所以当我在3月3日下午看见布加迪发布Chiron Pur Sport的新闻时,我觉得自己在看一个来自一亿年前的霸王龙。(文/ 丁伯骏)

查看同类文章:海外车展带你懂行业
更多精彩内容:油价变动车辆OTA资讯

>>新闻-快速真实的报道 深入犀利的点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